当前位置:首页 >> 人工智能

神域之无界武皇第一七零章邪踪再现下离开

人工智能  |  2020-05-27  |  来源:吐鲁番物联网云平台

神域之无界武皇 第一七零章 邪踪再现(下)

……

“订亲?!”

易庭怔楞了一下,但随即就想大笑出声,不过见着子婷双颊鼓涨的生气模样,只好硬生生地忍了下来,并不住摇头赞叹,没想到张家竟连这招都使得出来。

在修仙界中,夫妻道侣的决定可非小在杜家滨的任期内事,那是有可能影响到两人在修仙之途上的最终境界,甚少会在十几二十岁前就确定下来。

更何况两家族或两势力间,一旦结为了姻亲关系,往往对地域形势会造成不小的波动,敌对势力还会暗中百般阻挠,更何况原就不是很对盘的两家,搞不好一件单纯的婚事,就能将两家局势一同拖垮。

而且修仙界中不问男女只看实力,不说魏子婷只有十岁年纪,其可是魏家新一代难得的天才少女,未来极有机会进入到大宗门里修行,对于整个魏家来说,可是难以估计的助力,又怎会随随便便就许诺给人家。

所以张家根本就是在胡搞蛮缠,难怪那张凯钟行事也是那般地不着调,原来是有着家族渊源之故。

云姐继续说道:“庭少爷大概对蓝月镇的局势不太清楚吧,我稍微跟您解释一下。”

见易庭忍笑点了点头,云姐才接着说道:“蓝月镇上千人的门派大约有十数个之多,但主要的资源命脉仍是掌握在周、魏、张三大家族里,其中周、魏两家在青岩城中都有势力据点,隐隐有着分庭抗理之势。”

“而张家则老是四处搅风搅雨的,看看是否能有漏子钻,因为其势力稳被魏家压了一头,所以明面上是极力讨好拉拢,但私下里不晓得使了多少绊子,总希望周家与我魏家能起个大冲突,这样他们才有机会趁隙而起。”

“所以上个月张家来府里提亲,老爷毫不犹豫就将他们给轰了出去,谁知过没几天,镇里就传出些疯语流言,说我魏家将于张家结亲,虽没具体指明细节,但已足够引起周家还有一些门派的警惕了,哼!”

云姐一口气说到此,气也不由得冒了出来。

易庭看着主仆两人,双双坠入了义愤填膺的状态,这话也就接不上去了,正想就此道别,因为还得赶去弄花阁一趟,然后才去赴真武门的约定。

谁知刚想开口,蓦然间心里咯噔了一下,一股奇异的感觉原标题: 7岁女孩冬夜替父扫街一家人蜗居8平米杂物间袭上心头。

“隐气诀吗?”易庭心中暗道。

原本解了子婷两人的困境,想来那张凯钟也不会轻易罢休,所以派人跟着自己三人,因是理所当然之事,所以易庭始终保持着警觉,虽不认为他们还能有什么作为,但长期处于危险环境当中,随时关注着周遭状态已成为习惯。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想要探知隐邪门的讯息,自己可没啥确切的管道可获得这方面相关的情报,但就自己对于隐邪门的了解,可是在这鸿源大陆之中,四处都布有其眼线。

所以平时或许看不出来何人与隐邪门有关,可一旦有了具体的行动,或像此刻有人运行了隐气诀功法,那就有可能正好给易庭捕抓到,也算稍微抓住了根线头。

虽然这样的机会极低,若不是对方的目标刚好就是自己三人,也不会正巧就让易庭给感应到。

而且隐气诀本就是藏形匿踪的秘术,若不是易庭是将其修炼至第三重的惟一之人,也很难识破第二重功法中的破绽。

但这可是易庭对付隐邪门的重要凭恃之一,轻易暴露不得,所以易庭极力稳定下心神,不再刻意察探那躲在暗中监视之人。

但些微的异样,仍被身旁的子婷给察觉到,忙出口询问:

“易庭哥哥?”

“嗯,没事,魏家最近可还有什么大事发生?或平时与那些势力有冲突?”易庭醒过神来,忙问了下心中疑问。

因为那隐邪门刺客,不太可能是在跟踪自己,否则一早就应该发现才是,如今既然是三人同行,不必想也知道目标就是魏子婷而已。

而且仅仅一人在侧,主要就是以监视为目的,真正想对付的应是魏家高层。

因为真的要进行刺杀任务,隐邪门总是整组行动,一方面是为了互相牵制,同时也可以互补,干刺客的本身就是亡命之徒,若果任务失败了,能接应就接应,若是执行者逃脱不了,有时还得补上一刀灭口。

所以隐邪门杀手执行任务的结果,不是成功就是死亡,要真能全身而退,回组织后也得受到严厉惩罚。

魏子婷想了半天,除了张家提亲那事之外,似乎并未听说还有啥重大事件发生,虽然魏子婷大多时候都是生活于蓝战院之中,但云姐不时会来探望,顺便告知些家中的情况。

所以摇了摇头后,子婷说道:“没听说有什么重要的事,我今天只是每月例行回家看看爹娘。”然后转过头去,看了下云姐,“云姐有听说什么事情吗?”

云姐同样摇了摇头,但仍补充说道:“最近倒是没有,不过近一年来,除了周家本就是魏家最大的竞争对手外,还有一个齐剑门,因为有个矿脉与魏家共同开采,倒是常有些纷争发生。”

“齐剑门吗?”易庭小声念了一遍,暗暗将其记下,等有空再去探探虚实便是。

“我先送你们回去吧,那张凯钟还派了人跟着,我不放心。”易庭随意找了个借口,要护送子婷两人一程,当然主要是想多观察那隐邪门的动静,看看究竟布署到什么程度。

“好呀好呀,易庭哥哥,你就去见见我爹娘,还有看看你姑姑,上次你救了我跟易晴,他们可一直叨念着想要看看你呢。”子婷一迭声地欢快叫道。

易庭笑了笑回说:“下次吧,我晚点还跟别人有约,只能顺道送你们回去而已。”

子婷略显失望地说道:“这样啊,那易庭哥哥有空要有找我哦,还是你告诉我怎样可以找到你,我每个月只能回家三天,到时我再去找你,好吗?”

易庭略想了下,说道:“那你得帮我保密哦,就妳跟小晴知道就好。”

魏子婷忙不迭地点头保证,她也听小晴说过易庭的情况,暂时不能让家族里知道他的行踪。

易庭微笑说道:“我若在蓝月镇里,通常就住在那弄花阁中,若找不到我人,就找那老板潘姐留个话,等我回来就会去寻你。”

“嗯嗯,弄花阁我知道,我们府里的药草大多都是跟他们买的。”子婷听后,重新又展露出了笑靥。

……

女人气滞血瘀型月经不调用药
七台河白癜风医院
安顺白癜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