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芯片

全知武神第三百八十章绝境离开

芯片  |  2020-05-27  |  来源:吐鲁番物联网云平台

全知武神 第三百八十章 绝境

按照属地监管原则

邹兑的身形在十多丈外现了出来。回头看着被玄武巨大的爪掌踩踏得尘土飞扬的地面,一个深深凹陷的巨大陷坑赫然出现,邹兑不由得暗暗庆幸,多亏自己施展“风梭之术”及时,否则此时只怕已经成为了肉泥。

那玄武看到一爪没有踩死邹兑,不禁更加恼怒,扭动着身躯,猛然又踏上一步,再次抬起那巨大爪掌,当头朝着邹兑踩踏而去。

生死时刻,邹兑顾不得保留什么了,“风梭之术”毫无顾忌地连续施展,身形瞬移般地连续跨越数十丈的距离,以无比的高速朝前方飞射而去,让玄武巨兽的攻击再次落空。

吼——!

在玄武巨兽的眼中,邹兑这等人族无疑渺小如蚂蚁。它此时却被一头“小蚂蚁”接连戏耍,这让它彻底暴怒了,它踩踏着地动山摇的步伐,气呼呼地朝着邹兑追赶而去。

一时间,一个庞然大物和一个弱小人族的追逐在这黑暗的地底世界中展开了。

身形差距太过巨大之下,邹兑即便施展连续“风梭之术”,短时间内也根本无法彻底摆脱玄武的纠缠,玄武嘴只需要猛然跨出数十步后就又会赶上邹兑。

不过邹兑有“黑白感觉“和”风梭之术“两门底牌,玄武每次追赶上邹兑的的攻击,都被邹兑稳稳躲避开来。

随着“风梭之术”的连续施展,邹兑的气血在超速运转,身体的消耗和所承受的负担也越来越大。

邹兑不由得连连皱眉,身体所承受的负担还好说,关键是他身上剩下的“强心丹”已经不多,再像以前那样,将“强心丹”当糖豆一般吞食根本是不可能的。

如此一来,邹兑在消耗过大后,又缺乏有效的恢复手段,这样的追击在持续下去,在弹尽粮绝时就要悲剧了。

一时间想不到对策,邹兑却知道绝对不能停下,继续施展着“风梭之术”,超前飞奔。

邹兑专心于高速逃遁之后,速度上的优势慢慢积累,终于是渐渐拉开了和玄武巨兽之间的距离。与此同时,邹兑却依然密切注意着身后追赶的玄武的动静。

果然,那玄武巨兽见邹兑有逃离的可能,越来越愤怒,鼻孔中开始喷出了黑色烟气,半空都漂浮起了灰黑色云雾。忽然,它仰天一声大吼,血盆大口在天空猛然张开。

邹兑见状,心头一凛,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瞬间涌了上来,顾不得去多想什么,立即再次将连续施展的“风梭之术”的强度又张便公开宣称自己单身提升了一分,身形连连消失。

片刻之后,邹兑已经将那玄武巨兽甩在了身后近百丈的距离。这样的距离,依然不能让邹兑有丝毫的安全感,连气都顾不上喘一口,立即又要施展“风梭之术”,继拉开距离。

几乎在邹兑再次施展“风梭之术”的同时,那头玄武巨兽仰在天空的血盆大口终于张到了最大。

吼!

震天怒吼中,玄武那血盆大口中猛然喷出了黑灰色的雾气,朝着前方一大片区域铺天盖地笼罩而去。

那黑灰雾气一压到地面上就笼罩了大片区域,天地间立即卷起的无边的黑色风暴,速度极快蔓延着,吞噬了着地面上的一切物体,并迅速朝着前方的邹兑侵袭而去。

邹兑虽然在前方飞奔,却也是瞬间感觉天地更加的天昏地暗。

邹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心头竟是阵阵骇然——

只见这可怕的黑色雾气所过之处,草木迅速枯萎凋零,就连坚固的岩石表面也是迅速变黑,被腐蚀成了石粉碎末。这头玄武巨兽不但力大无穷,而且喷吐的黑雾竟然有这么可怕的腐蚀能力,实在是恐怖如斯!

“不好……”

邹兑心头正吃惊时,下一刻就变得更加骇然,因为那可怕的黑灰雾气竟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追赶了上来,如同一头铺天盖地的怪兽一般,要将他吞没下去。

邹兑心头惊骇无比,一口吞下仅剩的几颗“强心丹”后,不管不顾地运转起浑身的气血,高强度地继续施展“风梭之术”,试图逃脱那死亡黑灰雾气的追击。

在这片笼罩天地的黑灰色雾气面前,邹兑是那样的渺小和微弱,无礼他如何努力,十几个呼吸的时候后,他就被那片黑灰色雾气追赶上来,已经只距离十余步的距离。

邹兑却根本不敢回头,也不敢多想,在背心一阵阵发冷的同时,始终尽可能保持着最快的速度。无论如何,他若不想眨眼间就被黑雾腐蚀成黑灰,现在只能是如此做法,才能多活上一刻。

嗤嗤……

片刻之后,那黑色雾气还是追赶了上来,邹兑只感觉空间更加的灰黑,随后就听得轻微的声响响起,他先触碰了黑色雾气的背部,一部分衣服瞬间就化作了黑灰飞散。

下一刻,一种撕心裂肺、火烧火燎的痛感从背部传来,邹兑忍不住痛呼一声,知道背部已经被那黑色雾气腐蚀伤到一部分了。

剧烈痛苦之下,反倒是激起了邹兑的潜力,他瞬间身形速度再次爆发,以更快三分的速度竟是稍微远离了那黑色雾气的追赶,随即又借助“风梭之术”的高速,略微又拉开了一点点的距离。

邹兑几乎咬碎了牙齿,终于是勉强能让穷追不舍的黑色雾气暂时不能追赶上,但邹兑却十分清楚,自己现在只是在透支身体的潜力,这种速度是根本无法保持太久的。

但邹兑却没有时间多考虑什么,此时只要有一瞬间的犹豫和停留,等待他的就是被黑色雾气腐蚀成黑灰的命运。

体内的气血高速运转到了极致,体力在在迅速被消耗,而随着连续的“风梭之术”的施展,筋肉和经脉等都开始产生了一种抽搐和痛苦,并迅速在加深。

邹兑在严重透支着身体的潜力,损伤着身体的健康,但此时除了继续坚持外,他根本没有其他选择。

又坚持了一阵子,身体已经如同被撕裂了一般,体内经脉等传来的痛苦越发强烈了,强烈到让邹兑到了无法忍受的极限,他甚至觉得自己快要失去意识。

桂林治疗白癫风医院
玉林正骨水评价怎么样
外阴瘙痒用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