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芯片

绝品神医第283章左拥右抱感觉很爽离开

芯片  |  2020-05-27  |  来源:吐鲁番物联网云平台

绝品神医 第283章 左拥右抱,感觉很爽

身上仅穿着一条小裤的凌霄死死地压着漆雕秀影,那姿势简直就是造人的节奏啊,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漆雕秀影羞得都想找一条地缝钻进去了,她使劲地推着凌霄的前面,想将他从身上推下去,可凌霄的身子沉得很,她根本就推不动。

凌霄也尴尬得很,他也想从漆雕秀影的身上爬起来,可是他的身子软绵绵的没有半点力量,根本就爬不起来。

“你、你……你想干什么啊?”漆雕秀影又气又羞,这可是当着漆雕小蛮的面啊,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呢!就算要吃豆腐什么的,也要私下来是不是?

“我、我……我没力气啊,爬不起来。”凌霄急得满头大汗,跟着又向漆雕小蛮求助道:“小蛮,你来帮帮我,把我扶起来吧。”

漆雕小蛮诧异地看着纠缠在一块的老姐和凌霄,诧异地道:“不会吧,你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吗?我看啊,你就是故意的!”

“我真不是故意的啊……”凌霄快郁闷死了。

“小蛮,你、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啊?快把他从我身上弄开!”漆雕秀影着急了。

漆雕小蛮这才伸手将凌霄搀扶起来。

姐妹俩的视线几乎在同一时间栖落到了凌霄的腿之间,一个奇怪的现象也进入了她们的视线。

凌霄也发现了这个情况,暗自庆幸的时候也有了一个新的发现,那就是服用来生丸之后还有一个副作用,那就是那个地方也会失去能力……天啊!

“你都这样了,你怎么还说没病啊?”漆雕秀影开始怀疑凌霄是真的病了。

“一时半会儿我解释不清楚,那个,你们能把早饭给我送过来吗?”凌霄苦笑道:“你们看我这个样子都不像是能出吃早饭的人,你们能喂一下我吗?”凌霄说。

漆雕小蛮,“……”

漆雕秀影,“……”

虽然不是很情愿,但漆雕秀影和漆雕小蛮还是将早饭给凌霄送来,并亲自喂他吃饭。

“嗯,稀粥不错。”凌霄喝掉了漆雕秀影递来的调羹里的稀粥,然后又看着漆雕秀影旁边的漆雕小蛮,嘟囔地道:“小蛮,给我一点酸菜。”

“吃吃吃,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大老爷了啊?真是的,我们是你的丫鬟还是什么人啊,这么伺候你?”嘴上虽然抱怨着凌霄,但漆雕小蛮还是乖乖地勺了一调羹酸菜,慢吞吞地喂给凌霄吃。

左右两边各一个美人,一模一样的美人,被她们喂饭吃,这种感觉真的是爽得很,凌霄吃得是眉开眼笑。还别说,这个时候他还真有点化身成了旧社会的地主大老爷的感觉来,而漆雕秀影和漆雕小蛮就是他的两个老婆,他让她们干什么,她们就会干什么。

漆雕家的姐妹俩,一个喂饭,一个喂菜,被同一个男人使唤。姐妹俩都是非常骄傲的女人,在各自的领域也都是非常出色的能人,还从来没有被一个男人这样使唤过呢。可是,明明是让人感到难堪,感到尴尬的事情,姐妹俩的心里却没有半点反感,最多只是有些尴尬而已。

漆雕家的姐妹俩在伺候凌霄的时候时不时也会对视一眼,可每一次对视都会忍不住地尴尬,姐妹俩的脸也都红红的。姐妹俩也不说话了,可她们的心里肯定有很多想法,只是从她们的神色里却只能看到害羞,没有别的什么。

好不容易才伺候凌老爷吃了早饭,还没来得及收拾碗筷就有人来敲门了。

漆雕秀影和漆雕小蛮赶紧离得凌霄远远的,生怕被人瞧见她们喂凌霄吃过饭。

漆雕秀影过去开了门,进来的是一个警卫。

“大小姐,二小姐,老爷子他又发……”警卫的神色很紧张,最后那个“疯”字他没敢说出口。可即便是他不说出口,漆雕秀影和漆雕小蛮也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

“你先出去吧,我们马上过来。”漆雕秀影秀眉紧锁地道。

漆雕小蛮下意识地看了窝在被窝里的凌霄一眼,眼神之中充满了担忧与期待。一方面她担心凌霄的身子,一方面又希望凌霄去看看她爷爷的情况,这是一种很矛盾的感觉。

漆雕秀影也用同样的眼神看着凌霄,她也非常想凌霄却给漆雕仁山看病治病,可她也知道凌霄现在的情况很糟糕,就连吃饭的力气都欠奉,怎么还能让他去治病呢?

“扶我起来吧,我去看看。”凌霄不忍地道。

“可是你这种情况,你能行吗?”漆雕秀影担忧地道。

凌霄苦笑道:“不行也要去看看啊,老爷子这两天的情况很不稳定,如果放任他发展下去的话,我前面的治疗效果就泡汤了。如果再次犯病的话,他的情况会更复杂,要想再次治好,那就很困难了。不要多说了,扶我起来吧。”

漆雕秀影和漆雕小蛮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走到床前将凌霄扶了起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专家委员会正式成立。其主要任务是:确定区域大气污染防治研究方向;指导编制区域大气污染防治规划。

“把裤子递给我,我穿上。”凌霄说。动了一下,疲累的感觉再次袭来,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显得很绵软。

“你行不行啊?”漆雕小蛮将凌霄的裤子递给了他,担忧地看着他,却不知道她说的是给她爷爷治病的事情凌霄行不行,还是说的是穿裤子的事情行不行。

凌霄拿着裤子比划了一阵,忽然哎哟地痛呼了一声,“糟了,我腿抽筋了!”

他的裤子掉在了地上。

漆雕秀影和漆雕小蛮的视线却落在了他的腿上,他的右脚小腿果然是抽筋了,肌肉往上收缩,疼得他直冒冷汗。

“别动,我给你按按。”漆雕小蛮蹲在床前,捧着凌霄的右脚给他按腿。

漆雕秀影捡起了掉在地上的裤子,愁眉苦脸地看着凌霄。

“哎哟,哎哟!”凌霄疼得直嚷嚷。

在漆雕小蛮的细心按之下,凌霄的抽筋的右腿松缓了下来。

“谢谢。”凌霄很是尴尬地道,他现在这种状态真的就是一个废人,就连穿裤子这种事情都无法做到。

漆雕秀影心细,柔声说道:“还是我来帮你穿吧。”

“这怎么好意思啊?”凌霄尴尬得要死。

“怎么就不好意思了啊?”漆雕秀影拿着凌霄的裤子就过来帮他穿裤子。

凌霄这辈子恐怕出了他老妈帮他穿过裤子,也就漆雕秀影了。

漆雕秀影这辈子却还从来没有给一个男人穿过裤子,凌霄恐怕是第一个了。穿裤子这种事情本来是很简单的事情,可她却显得很紧张,一张俏脸带着羞意,红红的,一双柔荑也颤颤的。

“你、你把后面抬一点起来嘛,我穿不上去。”裤子拉到腿间,漆雕秀影没法再往上拉了。

凌霄双手撑着床垫,费力地往上抬,可刚刚撑起来一点,他的双臂就仿佛被抽掉了骨头一样没有半点力气。

“我来帮你。”漆雕小蛮爬到了床上,双手抱着凌霄的腰,使劲地将他抱了一点起来。

凌霄郁闷得都想去撞墙死了算了,他一个大男人连裤子都穿不上,还要两个女人帮忙才能穿上!

姐妹俩合力,总算是帮凌霄把裤子穿上了。

漆雕秀影又帮凌霄穿上了鞋袜。

“我背你吧,你这个样子显然走不动路了。”漆雕小蛮的心里其实还是有一点歉疚的。她虽然是在帮凌霄的忙,可她自己也觉得她的方式太粗鲁了。

“你背我?你会不会把我扔了啊?”刚才被她那么粗暴地对待,凌霄还真怀疑她会那么干。

“别废话,快点来!”漆雕小蛮蹲在了床边。

凌霄苦笑了一下,慢吞吞地往她的背上爬去。漆雕秀影过来帮忙,让他顺利地趴在了漆雕小蛮的背上。他的双臂圈着漆雕秀影的脖颈,腿夹着他的小蛮腰,而漆雕小蛮则反过双手来搂住他的后面。

漆雕小蛮背起凌霄就往外走。

漆雕家的姐妹俩,也只有行伍出身的漆雕小蛮能背起凌霄,换做是漆雕秀影肯定是不行的。

“把我的那只盒子拉上。”快要出门的时候,凌霄想起了他的盒子。那只盒子非常重要,里面装着他的所有的药丸,还有银针。

“我去拿。”漆雕秀影往床头柜走去,那只金属盒子就放在床头柜上。

漆雕小蛮没有停留,背着凌霄就出了门。

屋里传来砰一声脆响,凌霄回头去看的时候却见是漆雕秀影不小心将他的盒子摔落在了地上,里面的药丸滚落了一地。他心急地道:“小心一点,那些药丸都很重要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捡起来。”漆雕秀影慌忙蹲下拣药丸子。

凌霄心中一声叹息,“真是一个粗心的女人啊。”

漆雕小蛮背着凌霄出了门,楼道里的几个警卫诧异地看着她和凌霄。他们的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他们的眼神却已经说明了一切——这是什么情况啊!

漆雕小蛮瞪了他们一眼,“看什么看?都到屋子周围警戒去!”

哗啦,几个警卫都闪了。

漆雕仁山这次发疯的地点在书房。漆雕小蛮背着凌霄走进书房的时候,书房里到处都散落着书籍和演算过的纸张,一片混乱。漆雕仁山则蹲在地上,飞快地翻着一本书,嘴里嘀嘀咕咕地念叨着什么。

比起昨天的症状,今天的漆雕仁山明显要严重一些。

有句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句话用在漆雕仁山的身上再合适不过了,凌霄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才将他的疯病治好,就只是心病没除,但就是短短两天的时间,他的尽量选择稳定快速的空间服务商病情就又如此糟糕了。

关注“和阅读“,发送“免费”即享本书当日免费看

好医生祖宗宝多久可以退烧
白带多有异味是什么原因
月经后期血块发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