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感器

天下一锅烩第九十二章月老手中的红线离开

传感器  |  2020-05-27  |  来源:吐鲁番物联网云平台

天下一锅烩 第九十二章 月老手中的红线

那大红袍确实不是真品,因为正如若水所猜,这一世的大红袍与上一世同样产量稀缺,历年都是全部进贡到宫里。贡品这种东西如果出现在宫外,除非是宫内亲赏,否则一旦抓住那就是死罪。所以管事就算有,也不可能拿出来招摇过市。

至于若水是怎么知道这茶不是真品,管事也不敢贸然下定论。

如果说她是靠猜的,那就只能说明她天资聪颖,倒也不足以引起重视。但是从小厮回报的信息来看,她所说的茶水颜色和香气持久度,这些正是人工培植与野生枞茶树最明显的区别,这恐怕就不是单靠猜,就能猜得出来的了。

对贡品知之甚多,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一个乡野村妇的范畴了。在自己的地盘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位,管事自然上了心,便连着对若水身份的猜测全都写在了呈报的信笺中,一并送入了京中。

而与此同时,若水正走在回烟翠楼的路上,她还不知道自己不经意透露出来的一点茶经,已经让某些人开始对她的身家背景感兴趣了……

"不是跟你说了不许擅自行动吗!"

烟翠楼的后院中,叶枫天正铁青着一张脸冲着刚刚进门的若水大呼小叫。

只是去白掌柜那里跑了一趟的工夫,再回来若水就已经不见了踪影。虽然门房回报说她是自己出的门,但是因着刚刚才被绑架过,叶枫天还是急坏了。

他转头又去找上了张大人,两人又是调兵又是遣将的忙活了一大通,刚刚集结完了打算进城寻人的时候,却发现他们要找的人竟然自己回来了。

连日的提心吊胆,搞得每个人都如同惊弓之鸟一般,也难怪叶枫天会如此激动。

听说若水又失踪了,白素莲也跟着赶了过来,这会儿正站在叶枫天的背后。由于张大人也在场,她也不好自行上前去察看,便只能站在后面,看着若水一个劲儿的笑。

"啊呀啊呀,你就不要再吼了,下次我改还不行么?"

知道叶枫天是为了自己好,若水也没有太过计较他恶劣的态度。她一眼瞅见站在人群当中的白素莲,头上还缠着白色的绷带,便直接无视了直跳脚的叶枫天,走过去伸手拉住了白素莲。

自从回来之后,若水还是第一次见到她。

她比之前要更瘦了些,脸色却出奇的好,俏生生地站在那里,脸上不自觉的挂着一抹甜笑,一看就知道最近心情甚是不错。

"下次!你还想有下次!以后去哪都必须告诉我!没有我的允许,你哪也不许去!"

暴怒之下,叶枫天言语之间已经多少有些失了分寸。他与若水之间本无任何关系,将人在自家庭院留宿了几日,便已有些于理不合了,这会儿口口声声的竟然还要限制人家的人身自由,就连站在一旁的张大人听了,脸色都有些不对劲了。

然而作为当事人的若水,却和没事人一般,连理都没理叶枫天,朝张大人告了个罪便直接拉着白素莲的手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只留下了一众官兵和张大人,以及气得额角暴出了青筋的叶枫天,在院子里无奈的大眼瞪小眼。

还好李显半路已经回去了,并未将人一直送进家门,不然铁定会被叶枫天当作人贩子抓起来。

"什,什么?几十艘大船!我,我行么……"

房内,若水正将之前与状元楼谈妥的赛事内容和条件说与白素莲听。

对于若水有没有能力和头脑搞出那么大的动静,白素莲是从来都不会怀疑的,但是一听到花点坊还要被牵扯着参与其中,顿时就有些发了慌。尤其是若水又对赛事的排场进行了略显夸张的描述,更骇得她坐立不安了起来。

"没事,我们其实就做些特别一点的点心就好了。"

作为一场特别赛事的点心供应,自然不必太过另类特别,只要味道上过得去,不出现什么安全问题,那便可以了。

当然,也不能完完全全没有存在感。

而怎样恰到好处的出现,既能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又不会有喧宾夺主之嫌,若水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想法。

"除了各个赛场特别观众席上的点心供应,我还想把点心做成各个品阶官服补子上所绣鸟类的形状,当作特邀赞助的邀请函,以拍卖会的形式售卖出去。"

拍卖会之前已经搞过一次了,白素莲对此并不陌生,但是她不太明白的是,之前的"娇娘"是因为其精细的工艺和唯一性,这才具备了成为拍品的价值。这赞助本就是多多益电商渠道产生的用户数据善,邀请函更是相当于一张标明价码的欠条,不求着人家就不错了,难道还要指望人家能够争先恐后的出高价买张欠条回去?

还有,为什么要特别要求做成那类形状?虽然说秋试已近,但是能不能高中是举子们应该关心的问题,就算是为了要讨个好彩头,那也应该是发给参赛的选手,跟那些赞助商又有什么关系?

"白姐姐,那可不仅仅是邀请函而已,还是月老手中的红线呐~"

若水的回答不但没能给白素莲解惑,反倒是让她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倒不是若水不想将这个中关节告诉她,实在是眼界摆在那里,就算明明白白的说了她也不一定能理解,与其白费口舌,还不如用最后的事实说话。等到真金白银都摆在了她的面前,恐怕她也没什么兴趣再知道前因后果了。

于是,一场还没有前缀的首届楹联大赛,就这么悄无声息取胜后第二轮迎战邓恩和萨姆-拜尔德之间的胜者。,又紧锣密鼓的准备了起来。

花点坊最近的生意本就不算太好,所以白素莲将店门关了专心准备大赛所用的点心,这也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但是每逢临近秋试就日日客满的状元楼,人手却明显的捉襟见肘了起来,也引发了众多举子的不满与猜测。

不过,当第一批宣传单页如同雪花一般散发出去之后,所有的猜测便有了答案。

预防保健
安阳治疗白斑病费用
台州治疗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