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区块链

无神岁月第二百零五章无奈银魔离开

区块链  |  2020-05-27  |  来源:吐鲁番物联网云平台

无神岁月 第二百零五章:无奈银魔

陈婉冰宛若一个忧虑的天外仙子。在这片荒人烟的茂密丛林独自嬉闹。在万古荒地待了这么长时间。陈婉冰一天除了修行还是修行。险些将陈婉冰憋死。现在好不容易得到了玉皇大帝的首肯。出了万古荒地。所以陈婉冰现在看什么都是充满乐趣的。

“哼。师父那个死老头。还玉皇大帝呢。都把我这个唯一的徒弟关疯了。修行修行。修行有什么用啊。还不如我好好玩一下呢……”陈婉冰叼着一片树叶喃喃自语着。走在山间小径上。踩着脚下的树叶。似乎别有一番乐趣。

清凉的山风吹动了陈婉冰的水量秀发。散发出淡淡幽香。青山绿水。蝶舞花间。还有一个清纯美女在这里嬉闹。一切都显得很是美好。至少表面上很是美好。

就在陈婉冰独自玩耍之际。一阵淡淡的血腥味却突然穿进了陈婉冰鼻腔。令陈婉冰愕然一愣。继而琼鼻四嗅。片刻之后便确定了血腥味的來源。乌黑的眼珠转了转。还是忍不住好奇。悄悄的向着血腥味的源头跃去……

茂密林间。一个银发黑衣男子缓缓的拔出魔刃。继而淡漠的看着眼前的高大男子顺着树干缓缓倒下。喉间已经被彻底割断。鲜血不断溢出。断骨都显而易见。很明显是被眼前的银发男子一刀割断了咽喉。

而在银发男子脚下。已经有了数十具尸首。部是被其一招毙命。还有两具尸首已经残缺不了。

“啊。”看着自己的同伴已经死尽。一名身穿绿色服饰的美貌女子早已吓得面人色。连连后退。看向银发男子的目光似乎就是看着一个恶魔。

“想要逃吗。你认为。你现在能跑出去吗。”银发男子冰冷的目光落在女子身上。淡声出口。杀了这么多人。对男子來说似乎就不是一件事。

“你你你……我们是圣光门的人。我师父就是圣光门元老。你杀了我们。你也不得好死。”女子因为极度害怕而显得有些口伦次。只不过在这生命后一刻。她依然希望可以用圣光门压制住银发男子。

银发男子皱了皱眉。继而冷冷一笑。说道:“记住我的名字。银魔。记住当年硬闯陈家的两个人。银魔。叶亦寒。记住圣光门对我的所作所为。即便你们是神圣大帝留下來的门派。但是我既然已经惹了拜月大帝。也不怕再多一个大帝。”说着银魔便要举起手中魔刃。

“等等等等。”看着银魔丝毫不惧怕。女子再次被吓得一哆嗦。眼眸低下。看到魔刃上泛过的一丝冷光。又看了看身边倒下的十几具尸体。女子真的怕了。自己这么多人围攻银魔。但是却被银魔在短短时间内部灭杀。实力之恐怖。让女子惧怕。

“我我……只要你别杀我。你让我干什么都愿意。真的。干什么都愿意。”女子紧张的说着。身体。是女子后的本钱了。

银魔看了看女子。继而微微一笑。很冷的笑容。就在女子错以为银魔动心的时候。迎面而來的却是银魔的犀利魔刃。

厉啸声起。女子还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动作。便感到脖子一凉。紧接着头颅便飞了出去。鲜血喷溅三尺高。那具头的尸体还在挥舞着双臂。但是片刻之后便轰然而倒。不再动。而银魔手臂一抖。连接魔刃的锁链发出一阵撞击声。魔刃也回到了银魔手中。

抖了抖魔刃上的血滴。银魔将魔刃又固定在右臂的皮套中。继而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脚下的尸体。沒有丝毫的表情便准备离去。

而在一处山坡上。陈婉冰蹲在一丛花草之间。一双清眸充满了好奇。看着银魔直接将那美貌女子身首异处。陈婉冰不由皱了皱眉。银魔周身散发的那种堪比冰山的阴冷气息令陈婉冰有些不爽。

“哼……我还以为是谁呢。原來是他。上次和野人去我家的那个冰山男。”陈婉冰喃喃自语着。对于银魔。她自然还是有些印象。记得那一次姐姐还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去招惹这个家伙。这个家伙不好惹。

“我还偏要惹惹他。”陈婉冰忽然顽皮的一笑。缓缓的走下了山坡。消失了身影。

却说银魔灭杀了那些圣光门门徒。便准备走出这片山林。目前银魔和拜月大帝已经呈现出不死不休的局面。虽然拜月大帝本尊沒有出现。但是化身拜月真神和那只帝兽已经四处寻找自己。

拜月真神显身。原本已经被毁灭的陈家名号自然又一次成为了十万生地讨论的对象。不过很遗憾。现在的十万生地。已经沒有陈家的势力了。而拜月真神也一向独來独往。不和任何势力交往。

不过就在前一段时间。拜月真神却突然发出一面通缉令。主要通缉三人。那就是叶亦寒、银魔和陈婉虞。不过叶亦寒已经数年沒有在十万生地出现了。对于凶魔叶亦寒。十万生地几乎遗忘。

所以银魔和陈婉虞。自然就成为了十万生地的公敌。为了和大帝攀上关系。几乎所有势力都参与了这场追杀中。圣光门也是其中之一。但是有一个势力。却对这个消息置之不问。而且和拜月真神的关系也很是恶化。

这个势力。就是位于东北荒城的比翼派。祖师号称比翼大帝。也就是怪老子。而掌门则是怪老子的化身比翼真人。同是大帝化身。比翼真人自然不惧怕拜月真神。而当初践踏陈家的时候。比翼真人也因为贪婪玄晶而亲自出手。破除了拜月大帝布下的禁制。导致叶亦寒夺走了冰魄。

而之前的那具女尸。就是拜月大帝的妻子。

在十万生地中。东北荒城已经成为了一处禁地。不是比翼派的人。好不要擅闯东北荒城。否则极有可能饮恨当场。即便是拜月真神知道当时有比翼真人的插手。不过目前也沒有主动找比翼派的麻烦。

因为寻找叶亦寒而擅闯东北荒城的各大门派修者。都饮恨此地。久而久之。东北荒城比翼派。便成为了诸多门派讨伐的对象。不过数次讨伐都大败而回。原因很简单。比翼真人的坐镇。如果有朝一日比翼大帝回归。那么这些门派都会遭到灭顶之灾。意识到了这一点。诸多门派只能忍气吞声。不再主动找比翼派的麻烦。

银魔杀的那十几名圣光门弟子。正是前來追杀自己的。不过实力使然。却被银魔部格杀当场。一活口。

“站住。”就在银魔走上一条蜿蜒山路上时。一声清叱却突然从背后响起。不由让银魔皱了皱眉。

“终于肯出來了。”银魔先是皱眉。继而冷冷一笑。转身看向了背后的人儿。

面对银魔的是一个身材姣好。面轻纱的长发女子。手寸铁。但是周身却灵气涌动。散发出一股令人不容忽视的强大力场。隐约间也有悟神六重的实力吧。

“啊。你怎么知道我在你身后。”听到银魔的话。伪身边总会有一只形影不离的宠物。而随着游戏最近全新的“宠物探险”玩法推出装的陈婉冰顿时一愣。紧接着便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轻咳两声。又道:“识相的现在自杀。得我动手。否则。我定会让你死葬身之地。”

银魔眯眼看着面前的女子。目光几乎凝实。似乎要将面前的面女子看穿一般。不过却沒有言语。

不过陈婉冰却被银魔的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声音都有点底气不足。银魔的实力她自然知道。但是自己好歹也是玉皇大帝的关门弟子。这几年的光阴匆匆而过。自己已经是半神境界的高手。怎么能示弱呢。

“你……你干嘛。”陈婉冰道。

看了看陈婉冰。银魔突然一笑。沒再理会陈婉冰。转身又上路了。直接将陈婉冰忽略。

“嗯。”看着银魔不再理会自己。陈婉冰顿时觉得面光彩。自己去杀别人。竟然被别人直接当成了空气。这怎么行。

“狂徒找死。”陈婉冰大叫一声。身若流光。直接冲向了银魔。手中灵气涌动。直接幻化出一把利剑刺向了银魔后背。

“还真是贼心不死。”银魔冷冷一笑。沒有转身。周身却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巨大的力量宛若浩海波涛。直接便将陈婉冰扔飞了出去。继而银魔身形急转。指芒激荡倏然刺出。

“呀。”茂密的林间发出了陈婉冰的一声惊叫。只见陈婉冰冷冷的站在银魔前方百米处。面上的轻纱早已经被狂风吹得影踪。

看着眼前的女子。银魔面表情。收回手指。转身继续走自己的路。就在银魔走出沒有两步的时候。身后便传來了一阵树木折断声。陈婉冰身后的百年古木被银魔的一道指芒直接崩裂。轰然倒下。枯枝败叶四处飘落。

而陈婉冰此刻也被吓的连呼好险。要知道刚才的指芒几乎是贴着陈婉冰的脸蛋刺过的。很明显。银魔根本沒有想要杀掉面前的女子。因为他知道这是谁。

扭头看着身后林木。陈婉冰再次长出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漂亮脸蛋。嗯。还好。完美缺。如果被银魔一道指芒毁了容。她可就真不活了。

“真是的。这个变态。怎么知道我的身份。”陈婉冰很是不解。扭头看着已经走远的银魔。又追了上去。

几小时后。银魔忍不住又一次停下了脚步。看着身后那根树枝兴致勃勃的陈婉冰。一脸的奈。道:“你跟了我这么长时间。到底想要干嘛。”

“唔……我知道。你是银魔。拜月想要杀你和姐姐。还有野人哥哥。所以你一定知道他们两个在哪里。告诉我。”陈婉冰理直气壮。

银魔不由翻了翻白眼。力道:“这是什么逻辑。你姐姐我前一段时间见过。只不过目前我也不知道在哪里。至于叶亦寒。几年前便失去了踪迹。”

“你骗人。”陈婉冰气鼓鼓道。

“沒有。”银魔很是干脆。

“你就是骗人。我说你骗人你就是骗人。”陈婉冰宛若一个认死理的小孩子。即便是银魔这般人物。此刻也有点惧怕这个不讲理的丫头了。

银魔语的看着面前的陈婉冰。竟然发现自己沒话部分乘客打车时都期望打到红标车。说了。银魔本來就是一个寡言少语的人。今天和陈婉冰说了这么多话。已经是很罕见了。撇了撇嘴。银魔转身继续走。同时说道:“算了。爱跟你就跟吧。反正我现在是整个十万生地的仇人。你不害怕被杀就继续跟着我吧。”

“切。那有什么。我师父还是玉……”说到这里陈婉冰突然机警的闭上了嘴巴。继而低声道:“还是玉老头呢……”

银魔败了。银魔感到自己这次真的败了……

中医养生
快速缓解痛经的小妙招
乳房胀痛的病因